王勤伯:丹麦爆发并非偶然他们的青训强在哪?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nly.net/,布伦特福德

笔者在微博上发的一条短消息,关于丹麦青训全面超越荷兰。没想到阅读量一夜之间超过150万,不知道触动了哪个关键词。体坛同事也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希望我能够提供一些深入的观察。

不掌握丹麦语使得我无法比较全面地对丹麦青训系统进行描述,这里是根据之前积累和已知的一些资讯做出的一个概括性的介绍。

以阿贾克斯为代表的荷兰青训模式名声在外,实际这是属于我们和欧洲距离太远,仅仅根据一些片段性的媒体故事得出的印象,以至于很多人一提到青训就会想起荷兰。

实际上,西欧各国足球青训一直处于白热化的竞争状态,很多国家都在努力提高自己的青训水平,学习他国的先进经验。像守门员培训曾是意大利一大特长,但现在早就被法国、德国、比利时甚至斯洛文尼亚等很多国家学走了,意大利不再有优势。另一边,意大利过去不太培养持球后腰,皮尔洛是前腰改踢后腰,但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学习和改进,现在意大利不缺这个位置的球员。

荷兰足球的433模式强调让球员从小学习不同位置的技术,这一点也早就被其它西欧国家学走了,青少教练都会在训练中不断变化学员场上位置,让他们学习不同的位置技巧,同时也借此观察他们的潜力最佳爆发点。

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瑞典足球因为其深厚的传统,仍然存在442和433之争,但在挪威、丹麦、冰岛等国,荷兰的433模式已经扎根几十年。

由于球员生意好做,荷兰足球在青训上学习他国的步伐反而放慢了,远不如他们在1960-1970年代从中欧教练那里学会现代足球全攻全守那么虚心,他们甚至相信天才会自动从荷兰足球体系里诞生出来,这是荷兰足球沦为二流的关键原因。

相反,丹麦等国天生就很虚心,学了荷兰433,又学习德国式的压迫逼抢,学习瓜迪奥拉足球的控制和节奏把握,学习西班牙足球的短传渗透,这些学习成果,大家都在欧洲杯上看到了。丹麦拥有一个优秀的主教练,但能够打出那么丰富有内涵的技战术,主要原因还是丹麦青训本身够扎实。

东欧国家取得好成绩,特点是每隔几十年出一代好球员,在两个黄金一代的间隔期里,往往低谷到不可思议。像1990年世界杯和1994年世界杯分别惊艳的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现在纯属欧洲三流水平。

这里的关键原因,是他们的足球青训缺乏组织和计划性,更别说集体从他国学习搬运先进经验。

丹麦恰恰是在这些环节做得很好。观察2年一届的欧青U21,可以发现丹麦是近年的常客,而东欧国家U21入围决赛圈相当困难。2020欧洲杯丹麦队的班底,实际是2015年以小组第一身份闯入欧青U21半决赛的丹麦U21,当时就有克里斯滕森、韦斯特高、波尔森等球员。

丹麦全国只有4万多平方公里,578万人口,人口密度不小,在每一个聚居点都有球场。全国有大约1100个足球俱乐部,一共有11级联赛,其中前3个级别囊括了全国的精英俱乐部:丹麦超12队,丹麦甲12队,丹麦乙14队。

可以看到,大多数的足球俱乐部都是业余性质。和其它西欧国家一样,这些俱乐部里的工作人员绝大多数是义工,纯粹因为对足球的爱好相聚在一起。对于青少年来说,成为职业球员的途径是入选三级精英俱乐部的梯队。

根据2015年的一项统计数据,2000年出生的丹麦小孩,注册在各级别俱乐部参加训练和比赛的人数是12492人,在精英俱乐部接受青训的是604人。这其实是业余足球和职业足球非常重要的基数差,没有业余足球雄厚的基础,不可能为职业足球选拔出优质的青训原材料。

本届欧洲杯,丹麦球员给人的一个重要印象是:一个个脚下技术都那么好。实际上,丹麦足球史一直在涌现技术上乘的球员,1977年金球奖得主西蒙森身高只有1.65米,是个超级灵活的前锋,而大劳德鲁普的技术,放到西甲也不逊色。只不过,由于丹麦同时也出产很多铁汉,例如托夫丁这种永远像是酒气醺醺的铁闸,所以看到丹麦短传细腻到如此境界,感到很惊讶。

从此处可以看到,北欧青训乃至北欧足球的一大变化。小技术其实是没有人种区分的,重要的是是否从小学习和演练。网络的发达让北欧球员更容易学习到南美、南欧球员的个人技巧。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面,是室内足球的普及。

这是为什么挪威足球近年出现了像厄德高、海于格这种脚下极细的球员。过去北欧足球发展容易受天气制约,甚至有青少年在冬季严寒时期会转而从事本国流行其它运动,例如手球或羽毛球。但是室内足球越发普及,甚至取代了其它的一些室内体育项目。尤其是少儿时代,足球从室内踢起成为必经步骤,现在要找出一个小技术很差的丹麦国家队球员真的很难。

参加本届欧洲杯的26名丹麦球员,集中来自英德意三大联赛,在西甲和法甲也有分布,还有一位从未获得出场机会的安德斯克里斯蒂安森,他和达姆斯高一样出自丹麦著名的青训俱乐部北西兰,曾有过一段短暂且失败的意甲和比甲经历,但从2016年他加盟瑞典超马尔默至今,他一直被视作瑞典超最优秀、最有决定能力的球员。

这是丹麦足球近年的另一个特点。丹麦人本身很谦虚,总是在学习和观摩他人,丹麦球员天生适应能力很强,但又不是逆来顺受式的适应,而是很容易成为新球队的大脑。像效力巴萨的布雷思韦特,他的技巧无法和南美、南欧球员相提并论,但据说他会花很多时间去研究对手,他踢球的技战术意识超强。

在学习和摸索层面,丹麦甚至拥有走在他人前面的领域,例如大数据的运用。上赛季闯入欧冠正赛的中日德兰是一个对大数据运用最深入的俱乐部,据说几年前曾经有一些新刚加盟该队的球员感到震惊,因为比赛结束以后,主教练会把大家聚在一起看数据;有时候比赛输了,主教练却说,这场我们在某些数据上得到了提高,所以我们可以感到满意。

这样的故事容易被笑话,但实际情况是,通过大数据获得成功的案例在足球世界里越来越多。像里尔的前市场顾问坎波斯就是运用大数据来选人,甚至能挖掘到丰特、伊尔马兹这种已经年过35岁但廉价又超级管用的老球员。

中日德兰能够打入欧冠正赛,其实已足够说明他们的成功。和他们同一个老板的英国俱乐部布伦特福德,近年用大数据挖掘、包装、转卖出不少好球员,本赛季还升入了英超。布伦特福德将是新赛季英超赛场上的一道“丹麦风景线”,他们拥有一位丹麦主帅,一线名丹麦球员。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足球单场周三44推荐:塞维利亚VS巴伦西亚
Next post 英超:阿斯顿维拉VS谢菲尔德联队谁能取得赛季开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