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德福德德隆:我们亏欠斯大林格勒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nly.net/,布伦特福德

我们并不是新生、纯真、理性而公道的生物。我们并不是伊甸园里、新阳光下产生的新新生命。相反,我们是千万年短视进化的产物,经历了数千年的无文字历史,然后才进入有记录的历史。我们的过去是由本能、习性、思维习惯、互动模式和物质资源一层一层堆积出来的。

在历史基础的最顶端,我们创造了文明。要不是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劳动将是徒劳的;但这是不可能的。

人类历史也充满着罪行。可怕的罪行,不可思议的罪行。我们的历史如同噩梦般萦绕着我们,过去的罪行在当下留下伤疤,并滋生未来的罪行。

因此,这个月不太适合写经济,适合写点别的。79年前,德国陷入了疯狂。这是犯罪。这也是历史和不走运。如今,罪犯几乎已经全部谢世。他们在德国的后代和继任者比所有人所预想的更好地处理和控制了这个国家不可控制的过去,至今仍在努力。

70年前,20万苏联士兵绝大部分是男人,大部分是俄罗斯人跨过伏尔加河,来到斯大林格勒。这些瓦西里崔可夫62集团军的战士牵住了纳粹大军的鼻子,让他们无法脱身。他们战斗了五个月。80%的人丧生于斯大林格勒的废墟。10月15日一个平常的日子崔可夫在战争日记中写道,下午12:20,收到416团无线电报:“我军被包围,弹药和水源充足,誓死不降!”下午4:35,乌斯季诺夫(Ustinov)陆军中校要求将炮口对准他被包围的指挥所。

同样是在70年前的这个11月确切地说,是11月19日百万苏联预备役大军开入瓦图京大将的西南前线、罗科索夫斯基的顿河前线以及叶廖缅科元帅的斯大林格勒前线。他们开始准备天王星行动的陷阱。天王星行动是围歼德国第六集团军和第四庄家集团军的计划的代号。他们将战斗、牺牲、获胜并消灭纳粹主宰欧亚大陆(哪怕继续主宰一年)的希望,让希特勒建立千年帝国的大梦毁灭。

这120万红军战士、武装他们的工人以及为他们提供粮食的农民将斯大林格勒战役变成了一场对人类具有最积极影响的战役,胜过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战役。

也许即使纳粹占领了斯大林格勒,将其先头部队调拨为机动储备军,击退随后的1942年冬季红军反击攻势,夺取高加索油田从而剥夺红军90%的汽车燃料,盟军最终也能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但盟军的胜利必将大规模使用核武器,欧洲死亡人数极有可能达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实际死亡人数(可能超过4000万)的两倍。

红军战士,以及武装和给养他们的苏联工人和农民,允许他们的独裁领导犯下罪行,他们自己也犯下了罪行。但这些罪行和他们70年前在伏尔加河畔对人类特别是对西欧人做出的贡献一比不值一提。

我们是他们的成就的继承者。我们欠着他们的。我们无法还清这笔欠他们的债务。我们唯能永远铭记。

但有多少北约领导人和欧盟主席和首相曾经花时间去参观过战场、向牺牲生命拯救他们的文明的战士们敬献过花圈?

布拉德福德德隆是前美国财政部副助理部长,现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国民经济研究局副研究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买房少走弯路西双版纳本月大户型热搜排名出炉曼城占据榜首!点击查看!
Next post 英超 首位“下课”主帅并非来自垫底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