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德福德·德隆:谁的中央银行?

也就是说,至少从瑞典学派的创始人克努特·维克塞尔(KnutWicksell)1898年出版的《利息和价格》(InterestandPrices)一书时就开始了。

其中一个阵营可以称为银行阵营,该阵营认为中央银行是银行的银行。中央银行的客户是银行;银行可以在真正需要钱时,向中央银行借款,而中央银行的功能是支持银行部门,使银行可以在合理的业务经营中获得合理的利润。

总而言之,中央银行必须确保货币供给足够大,仅仅出现流动性不足而非资不抵债的情形,是不会迫使银行破产、走向清盘的。

另一个阵营可以称为宏观经济阵营,这一阵营认为中央银行需要管理作为一个整体的经济。中央银行的责任是支持萨伊定律(SaysLaw)的实践,因为萨伊定律在理论上肯定是无法维持的。

萨伊定律主要说明,在资本主义的经济社会一般不会发生任何生产过剩的危机,更不可能出现就业不足。在一个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中,由于供给会创造自己的需求,因而社会的总需求始终等于总供给。

换句话说,中央银行的首要责任不是保护企业健康、造就银行部门,而是维持作为一个整体的经济健康运行。

在美国,从2008年9月15日—投资银行雷曼兄弟(LehmanBrothers)倒闭破产的日子—到2009年5月—时任美国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Geithner)宣布,据他判断美国各大银行要么已经、要么可以马上筹得足够的资本缓冲—期间,这两大阵营的倾向和结论都是相同的。

两个阵营都认为,若要减少总供给和总需求之间的失衡,首先需要保护好银行系统。而保护好银行系统,需要提振总需求,从而使总需求更接近总供给。在经济刺激中包括了大量银行援助,在银行援助中包括了大量经济刺激。

此后,这两大阵营的倾向和结论急剧分歧。央行政策长期且持续地维持美国短期国债名义利率保持在低水平。央行的政策是维持总需求中许多利率敏感型经济成分不会进一步下滑,甚至跌至潜在总供给之下的关键。

但是,对投资银行、影子银行,特别是商业银行(商业银行拥有昂贵的分支机构和ATM系统)来说,这一政策使它们很难在季度利润表上报告稳定、健康的营业利润,也无法给它们客户的投资组合带来健康的收益。

对于鼓励谨慎的金融行业来说,央行不断增加购买长期性资产,这一持久稳定的央行政策至关重要,该政策可以通过提升风险承受能力来减少创新业务和运作计划的风险。但是,这一政策降低甚至消灭了金融家通过借助久期策略和收益率曲线策略轻松收获利润的能力。

从平衡总需求和潜在总供给的角度看,中央银行应该从发布直接简单的目标开始。危机爆发五年后,0-2%的年度通胀目标显然不能保证就业风险下降,人们需要的是2%-4%的通胀目标。

尽管如此,宣告对于宏观经济阵营来说理所当然,但是,持有名义资产、以名义角度看问题的银行家就要如坐针毡了。

从美国以及全世界公众利益的角度讲,不管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HusseinObamaII)任命谁接任本·伯南克(BenShalomBernanke)出任美联储(FederalReserveSystem,简称Fed)主席一职,一个极为重要的要点是,伯南克在2014年初的卸任是以宏观经济阵营成员的身份。世界已不再像五年前一样需要银行的中央银行。

作者为美国前助理财政部长,现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副研究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nly.net/,布伦特福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18球探跟踪2000万英镑弗格森建议曼联签下小妖
Next post 意甲前瞻:卡利亚里主力缺阵进攻乏力